时年有严重的被害妄想症,怕人不怕鬼。

乔遇安和时年的初次见面就被时年当成了鬼,还在他的面前摆上了供品,甚至嫌他穿的不太体面要给他烧纸钱买衣服。

乔遇安:“……”

*

很多人都说时年有病,同学说,老师说,妈妈也说。

但只有乔遇安会笑着对他说:“好巧,我也有。”

*

时年害怕的时候总会把自己藏起来,衣柜里,被子里,只要是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都可以。

后来的某一天,他的被子被轻轻掀开一个小角,光照进来的时候乔遇安钻了进来,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却又悄咪咪的问他:

“我可以和你躲一起吗?”

*

患有被害妄想症性格孤僻的作家攻(时年)X随性洒脱为爱躺下的医生受(乔遇安)

【阅读提醒】

1、纯都市,不恐怖,无灵异。

2、受有前任,上段感情是1,遇到攻后为爱做0。

3、前任不作妖,存在感几乎为零。

====【以下是预收文《小男友又狠又乖》文案,喜欢可收藏】====

江别故第一次见到容错,他坐在车里,容错在车外的垃圾桶旁边翻找,十一月的天气,那孩子脚上还是一双破旧的凉鞋,单衣单裤,让人看着心疼。

江别故给了他几张纸币,告诉他要好好上学,容错似乎说了什么,江别故没有听到,他是个聋子,心情不佳也懒得去看唇语。

第二次见到容错是在流浪动物救助站,江别故本来想去领养一只狗,却看到了正在喂养流浪狗的容错。

他看着自己,眼睛亮亮的,比那些等待被领养的流浪狗的眼神还要有所期待。

江别故问他:“这么看着我,是想跟我走吗?”

“可以吗?”容错问的小心翼翼。

江别故这次看清了他的话,笑了下,觉得养个小孩儿可能要比养条狗更能排解寂寞,于是当真将他领了回去。

*

后来,人人都知道江别故的身边有了个狼崽子,谁的话都不听,什么人也不认,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江别故。

欺负他或许没事儿,但谁要是说江别故一句不好,狼崽子都是会冲上去咬人的。

再后来,狼崽子有了心事,仗着江别故听不到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悄说了很多心里话,左右不过一句‘我喜欢你’。

后来的后来,在容错又一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江别故终于没忍住叹出一口气:

“我听到了。”

【听力障碍但却很有钱的温文尔雅受X人不犯江别故我就可以很乖的忠犬年下攻】

====【以下是预收文《全世界都以为我不爱他了》文案,喜欢可收藏】====

陆斯闻三十岁生日这天出差路过榕城,在酒吧遇到了十二年未见的程让,曾经桀骜不驯的少年看起来过的并不太好。

程让请他喝了一杯酒,他给了程让一张房卡,说:“我生日,陪我一晚,多少钱都行。”

程让盯着他看了几秒,将卡推回去,说:“不用,车里就行。”

*

少年时期的程让是个混不吝,仗着家世好,谁也不放在眼里,将陆斯闻的一片真心踩进泥土里,连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。

三十岁的程让在大雪天站在陆斯闻家门口等了他三个小时,请他给自己一份工作。

陆斯闻问他:“床伴算不算工作?如果算,我可以给你。”

程让盯着他看了几秒,说:“行。”

*

【人狠话不多酒吧老板受X冷峻腹黑外科医生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