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慈小时候给被关在别墅里的小朋友送蛋糕,被小朋友拿花瓶砸的头破血流。

长大了帮父亲处理公司文件,被他爹怒骂狼子野心,亲爹还没死就觊觎着家产钱权。

大哥把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弟弟接回家,遗憾地说你要是我亲生弟弟就好了。

喜欢的人把薛慈当替身,按在赛车旁亲吻时,低念的是别人的名字。

连追个星,他在酒局救下爱豆,第二天被曝变态私生饭搞潜规则。

最后薛慈得绝症,一个人躺重症病房。

他心想所有人都憎恶我,我也嫌恶他们。

再活过来的时候,薛慈乖僻任性,挑剔娇纵,从小脾气坏得让人想打他一顿。

可是当薛慈作天作地的时候,他大哥只是轻轻按了按他的黑发,语调平和,不太熟稔地哄着人:“先吃饭。待会给你拿牛奶。”

薛慈:“……??”

大哥你怎么了!

排雷:前后两世差异大,后文揭开原因

全员宠受,苏爽白/万人迷/甜宠打脸爽文

受以为自己是万人嫌其实真万人迷梗

文案预收写于—2020.03.07—

●下本预收《人形兵器[无限]》

作为战争仿生人中的失败品,AC-709虽然具有出色作战能力和实操战绩,但研发中的意外,使它丧失了自主救援人类的机能。

这样的重大缺陷,导致在综合评定后,实验室决定将失败品销毁,回收元件重新研发新一代仿生人。

然而就在销毁途中,一场爆炸,AC-709不翼而飞。

身为失败品等待销毁的仿生人来到平行世界的第二天,便被选拔进了恐怖逃生游戏中。看着系统颁布的任务,始终联络不到实验室的AC—709感到了一丝熟悉。

这是他的最后一个任务?

半透明的资料卡上记录着他此次的任务姓名。

“元欲雪”。

一个很像人类的名字。

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任务。

——

“元欲雪,‘天命’中最出色的新人。根据他的游戏复盘分析,判断身体素质极佳,擅长冷兵器,初入游戏就能和进阶者抗衡。值得注意的地方,他似乎对痛觉忍耐力极高,没有常人的情绪波动。如果让他成功通关,恐怕是……非常可怕的怪物。”

旁人眼中的怪物元欲雪没有感情,作风冷冽。

一次任务当中,倾巢的虫族异形布满大楼,未来得及进入安全区的新人们被锁在门外,他们被一扇玻璃门隔在生死之间,哭得涕泗横流,绝望地向每一个能看见的人求救。

然而在游戏中求生已经耗费完了任务者的所有精力与同情,他们疲惫无比地看着新人们挣扎,有对同类的悲悯,有出于对隐性竞争者的冷待。只元欲雪忽然抬起头,迟钝反应过来:

救人类,我最行了。

被誉为怪物的元欲雪打开了门,只身挡在虫潮面前。他的刀上沾满了血,身上有被异形刺伤留下的大片血迹。

少年微一闭眼,眼睫上凝结的血珠颤抖地落下来。

“没事了。”

后来,他成了很多挣扎求生的任务者们,绝望当中的唯一殊色。

—预收存于2020.12.31已截图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