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沈鹤之面似谪仙,却铁血手腕,杀伐决断,最厌无用之人、娇软之物。谁知有一日竟带回来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,养在膝前。小姑娘丁点大,不会说话又怕生,整日眼眶红红的跟着太子,惊呆众人。众人:“我赌不出三月,那姑娘必定会惹了太子厌弃,做了花肥!”谁知一年、两年、三年过去了,那姑娘竟安安稳稳地待在太子府,一路被太子金尊玉贵地养到大,待到及笄时已初露倾国之姿。没过多久,太子府便放出话来,要给那姑娘招婿。是夜。太子端坐书房,看着娇娇袅袅前来的小姑娘:“这般晚来何事?”小姑娘颤着手,任价值千金的云轻纱一片片落地,白着脸道:“舅舅,收了阿妧可好?”“穿好衣服,出去!”沈鹤之神色淡漠地垂下眼眸,书桌下的手却已紧握成拳,哑声:“记住,我永远只能是你舅舅。”世人很快发现,那个总爱亦步亦趋跟着太子的小尾巴不见了。再相见时,秦欢挽着身侧英武的少年郎,含笑吩咐:“叫舅舅。”身旁少年忙跟着喊:“舅舅。”当夜,衣衫堆落一地。沈鹤之眼角泛红,咬牙问怀中的小姑娘:谁是他舅舅?不近美色假舅舅x柔柔弱弱真娇花注:男主被女主母亲收养过,所以叫舅舅,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文案备注:2020.07.10